[娱论导向]香港小姐与香港先生:谁还要你的冠冕堂皇

编辑:凯恩/2018-10-17 13:58

  出现在新闻中,它大多是被冠上“大跌眼镜!难怪要凤凰娱乐(fh03.cc)停办五年”这样的标题,选取海选阶段各位奇形怪状的报名者,教人看了连呼”辣眼睛“,最近一次的噱头,大概就是”或删泳裤环节“,主办者言之凿凿,目的是让活动更为“grand”,换言之,就是为了向高大上靠拢,而删去观众“福利”。

  话说回来,纵观今时今日选美游戏的局内人,却还是有些异曲同工的特色,让人不禁莞尔。前有去年的港姐,会考10A状元麦明诗,剑桥大学法律系的毕业生,志向是当女特首,她在参赛时表示,选美不图名利,只想了解更多文化、汲取更多经验,自信满满十项全能,一副“别人家的孩子”的优等生姿态。后有今年香港先生的14位入围者之一Flow,任职消防员的他刚刚辞去了众人心目中的铁饭碗,专心走演艺道路,有人劝他考虑清楚再做决定,对此,他的解释是“不是发明星梦,但希望有其他发展,想有更多的人认识我,为社会多做贡献。”

  (文/一把青)

  停办五年之久的香港先生选举终于再开锣,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是,它没有变成城中热话,反而是群嘲对象的成分居多。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凤凰网立场。本文系凤凰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花花世界,你我分明都知道,时代早就变了。那么为什么,每当回到”选美“这个语境,那些脸上始终挂着一模一样的微笑的香港小姐与香港先生们,依然总有那么多理应被更迭殆尽的陈词滥调呢?说一千道一万的冠冕堂皇,大概是全都是自我催眠罢了,不管观众信不信,反正,他们自己信。

  选美文化高大上过吗?未必,但它已经今非昔比,这几乎是不争的事实。托高科技的福,只要有闲有钱,几千数万元就能让自己“进厂维修”,想怎么美就怎么美,大明星什么样就变什么样,另一方面,花样搏出位的方法那么多,无论是社交平台上发表点出位言论性感照片也好,当直播网红开开淘宝店也罢,大把青春的俊男靓女想要功成名就,有一百种捷径可走。时间就是金钱,又何必拘于几轮竞选,战线拉凤凰彩票(fh03.cc)的有数月之久的选美比赛呢?更何况其背后的靠山,无线电视自己都朝不保夕,收视每况愈下之余还受到新开的免费电视viuTV的挑战,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好不容易戴上了后冠,然后呢?去家长里短的“师奶剧”中演个男三号女四号,再从头捱起,何必呢?

  西方的女权主义者早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就开始批判选美游戏对女性身体的物化,她们焚烧内衣、假睫毛等等带有”标准美人“气质的性别符号,半个世纪过去,网红脸依然大行其道,标准化的审美尺度未见多大改善,造福女性受众的”男性选美“反倒另起炉灶。一次次舆论的口诛笔伐之余,当今的娱乐时代又是否缺乏美的个体化、多元化与民主化呢?不尽然,同样是在香港,靠走宅男路线走红的吴业坤”坤哥“,和发表了放弃瘦身宣言体重逼近200斤依然活的自信漂亮的郑欣宜就是例子,各花入各眼,难怪人们纷纷怀念八十年代的关之琳、李嘉欣、林青霞、王祖贤来,那所谓“没有PS的年代”,其中最珍贵的,也是那种百花齐放的独特性,各有风韵,美人在骨不在皮。

  “为社会多做贡献”,我的天哪,见到这些老套的官腔,简直让人怀疑穿越到了选美兴盛的七八十年代。君不见,麦明诗抛弃专业人士之路吃起了青春饭,也只能雷声大雨点小的做TVB的乖乖“亲生女”,靠与富二代同学两女争一男的感情纠葛上上新闻版面,真人秀中开口闭口提“剑桥”这一曾经最大的身份标签,还被网友批判自恃清高架子大,且不论冤不冤,反正是距离女特首的愿望越来越远了。大家心照不宣的是,所谓“弘扬香港精神”的香港小姐与香港先生,走过了领奖台上最耀眼的一刻,曲终人散,接下来的日子,大概能做出的最大贡献就是与豪门饭局、恋情花边脱不了干系,为社会提供些茶余饭后的闲聊话题了。广东话说,“食得咸鱼抵得渴”,既然做了选择,就要承受后果,套路历来如此,又过了这么多年,到底为什么还要东一个“为社会做贡献”、西一个“要当女特首”为自己贴金呢?